2008年7月16日 星期三

靜之給望雨夥伴的一封信



這是靜之寫給望雨夥伴們的一封信...

Dear all,

大家好!我是靜之
國家劇院演出結束第四天
想念我們的歌,我們的舞,我們的戲
想念每一個人~~你們好嗎?

我無法停止反覆哼唱天豪哥寫的美妙音符
日常對話不小心就會出現戲中自己或他人的台詞
而且說話時國台語夾雜使用的程度大增
上網總是忍不住點開世珮翊睿對唱的片段來聽
然後每聽一次就還是會起雞皮疙瘩一次
只要閉起眼睛~那片漆黑就會讓我彷彿回到劇院側台出場前
我看到專注call cue的舞監和小心翼翼不發出聲音~
快速辛苦換景的crew
我看到夥伴們深呼吸~再次活動手腳關節暖身準備走進舞台的光裡
我看到服裝組和梳化組已經把要快換的假髮衣服
和補妝用品拿在手上stand by
我想像著台下觀眾的表情~~導演和製作群的表情~~
當然,也想像著30年代大稻埕的一景一物,人們的一顰一笑

找出去年加演時在自己網誌上寫下的兩段文字跟大家分享~~
現在再看,感觸更是深=)
這齣戲真的有魔力我也感受到了它的使命
迫不及待,下星期的台南演出
四月望雨~加油加油加油!!!

"2007年6月17號~表演完嵐的最後一場Let's Broadway
卸了妝,換下戲服,就直奔國父紀念館
去欣賞最後一場的本土音樂劇“四月望雨”
老實說,心情還沒有完全抽離紐約百老匯的氛圍
坐在滿滿上千人的劇院,聽著開場前播放的台語歌
簡直是時空錯亂,跳tone到一個無以復加
可是,紅色的大幕緩緩升起,熟悉的旋律響起
等到散場時,我早已經回到故鄉台灣
腦海中湧現小時候聽爸媽唱過的歌曲和講過的故事
呼應著劇中呈現的,屬於這片土地的人事物
難怪爸媽看完直說感動,還想請奶奶一起看戲

一直以來,我都是走“洋派”路線
念外文系,往國外跑,習慣西方文化,演英文音樂劇...
但是根深蒂固的本土血液,不可能消失
而且長大之後,越來越發覺台語的韻味和巧妙傳神
可惜沒太多機會使用它,聽得懂,說起來卻有“外國腔”
現在,無論如何都得好好努力補強,而且迫在眉睫
因為...10月26號到28號,“四月望雨”要加演了
而我,竟然將要變成舞台上的表演者之一!
飾演當時的新生代培訓歌手,也要分飾其他群眾角色
原因是有一位優秀的演員要出國唸書無法參與這次的加演
舉辦非公開的甄選,而我很幸運的被淑文老師推薦,
又幸運中選真的是既興奮又緊張,歌舞很多,排練期卻很短
不過對於喜歡挑戰的我來說,無疑又是一次珍貴的經歷
可以跟翊睿,瑞襄,佳蓉,彥廷,
還有好多超強演員同台也讓我超期待!



從北藝大舞蹈廳的英文音樂劇,
到城市舞台的中文音樂劇和英文歌舞秀
從親子劇場的中文歌舞劇,
再到國父紀念館的台語音樂劇
一步一步,我的表演之路繼續前進,而我深深感激珍惜"

"家鄉的觀念,《四月望雨》讓我重視了
原來台上台下的共鳴可以那麼強大
不只是因為歌舞或戲劇,更因為相同的記憶
廣大觀眾的熱情迴響紮紮實實的震撼了我
他們感謝這齣戲帶來的懷舊之情與感動
不再只有“歌舞真精彩”或“演員真厲害”的讚賞
熟悉的語言和親切的畫面所傳達的,就是不一樣
誰說台灣沒有故事可以講,沒有歌曲可以唱?
我為自己從小到大沒有認真關心過這塊土地而汗顏
總是看著遠方的星星,卻忘了體會眼前的美景
或許有點荒謬,但我真的想對台灣說聲“對不起”
我不該對自己生長的背景如此漠然,如此無知


的確,我們的場地和硬體設備都令人怨聲連連
包括創作者和表演者在內的製作團隊也都還在摸索
整個大環境的狀況更是提到就想搖頭嘆息
無論從哪個角度,都無法和國外,就說紐約吧,相比
身為表演者,想成就自己,似乎沒有理由留在這裡
應該要儘早到那個全世界人才都想築夢的地方去
本來我也從不曾懷疑,大言不慚的說自己屬於那裡
幻想某天會在百老匯或林肯中心的費雪廳
讓無數的人替來自台灣的我掌聲鼓勵,多麼榮幸
但現在我不再無謂的心急,想踏實的點滴累積
也認真的想彌補多年來對故鄉的輕忽疏離

飄洋過海之前,還有很多很多東西要學習
一旦離開,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再回來
我像是就要坐上火車的遊子,看見母親在月台揮手
忍不住轉身再次擁抱,哪怕可能會錯過這一班車
有時候人生沒有非要怎麼做才可以,只是無數的選擇題
我無法預測什麼時候自己的想法又會改變
只是現在,好像還想再多留一會兒
所以,我決定再給我們一點時間

And by "us," I mean Taiwan and me. "

best regards, 麗麗 靜之

Welcome to my world. http://www.wretch.cc/blog/chingchih

0 Comments: